她是C城第一名媛,被众多男人追捧,却甘心为他倾尽一切。

娱乐新闻 / 生活乐趣志 来源:生活乐趣志 发布日期:2020-03-26 热度:4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她是C城第一名媛,被众多男人追捧,却甘心为他倾尽一切。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hzbbs.cc/3981-1.html




沈倩儿出狱前死了,尸检结果显示,她缺了一个肾。

C城的冬天,雪狮风虎地咆哮。

公墓在半山腰,沈薇被慕星野连拖带拽地拉上了山。

沈薇被扔在墓碑前,地上冻硬的沙子和石头瞬间割破了她的掌心,将地上一片沁凉的白染得绯红,触目惊心。

墓碑上沈倩儿的名字和黑白照片扎着沈薇的眼睛,她突然意识到,那个被慕星野爱进骨头的女人死了,自己今天可能回不去了。

慕星野睨着趴在墓碑前的沈薇,低沉的声音因为带着十足的恨,抑制不住地颤抖,“倩儿死了,你也一起去陪葬!”

沈薇的膝盖冷木到站不起来。

她跪在地上,偏仰着头,望着爱了十年的慕星野,他此时为了另外一个女人恨不能将她剥皮抽筋,她心上的温度比手掌触及的温度还要低。

她的嘴角撩起讽刺的笑:“她坐牢不是罪有应得?受到伤害的人难道不是我?慕星野,你有点良心好吗?我才是你太太,我才是你该守护的那个人!”

风卷起雪,拍打在沈薇的心脏上,又冷又痛。

结婚两年,她从未得到过一次守护,无数次掏心掏肺的付出,换来的不过是慕星野仇恨如刀的目光。

慕星野黑色呢绒大衣的肩膀上白雪覆盖,他猛地伸手抓起沈薇的头发,扯起她的脑袋。

他俯身,俊脸和她咫尺相贴,薄唇里溢出的白气像刀一样喷在沈薇的脸上:“你通过什么手段当上慕太太的,你心里不清楚?你为了给你母亲复仇,不惜一切代价玉石俱焚才毁了我的幸福!你居然不罢手,还杀死了她!你还说她罪有应得?”

C城人尽皆知的沈家丑闻。

沈世业和崔玉容生下沈倩儿,导致发妻死亡,从此发妻之女沈薇便发誓要将崔玉容母女二人碎尸万段。

沈薇不惜自杀嫁祸将沈倩儿关进监狱,逼迫沈倩儿的未婚夫慕星野娶了她,还动用社会关系强迫狱中的沈倩儿救她的外婆,崔玉容差点失心疯。

如今,沈倩儿死了。

整个C城,再也找不出比沈薇更心狠手辣的女人。人人都知道,沈薇不爱慕星野,处心积虑嫁给他只因为他是沈倩儿爱的男人。

整个C城,再也找不出比慕星野更恨沈薇的男人。他本以为娶了沈薇,可以让沈倩儿减轻判刑,却不想两年牢狱就要了沈倩儿的命。

沈薇没有否认。

她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慕星野变得她不认识了,她说什么他都不信,他只相信她的恶毒和凶狠。

从不问及她的痛苦和卑微。

沈薇苦笑着问慕星野:“你要我死吗?”

“你配活着吗?”

沈薇嘴里呵出的白气蒸得睫毛上的雪花融化,又结成了冰晶。

可她的眼里,还有曾经的温情舍不得放下,全都化成了水:“我爱你十年,我有什么不配?你当初也许诺我一生,是你让我泥潭深陷,是你要我任何时候都不能丢下你,是你说你会永远守护我,慕星野!我沈薇至始至终都对得起你!是你背叛了我们的爱情!”

慕星野讽道:“我什么时候爱过你?我至始至终爱过的女人,只有沈倩儿!”

眼泪从沈薇的眼眶里决堤,她笑得无比惨烈。

她不顾撕扯的疼痛,挣脱慕星野揪住她头发的手,疯了一般拿起墓碑前的祭祀品砸在墓碑上,声音被撕破一般尖锐难听:“沈倩儿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?让你变了心?她活该!她该死!她该下地狱!”

慕星野怒不可遏!

他狠狠一脚踹在沈薇身上,“你再敢动倩儿的墓碑一下!”

沈薇倒在雪地里,一动不动。

她身下,一股热流喷薄而出,刺目的血在她身下冰冷刺骨的雪地里蔓延。

她眼睛里是漫天飞舞的雪,耳边是医生的话:“沈薇,你血癌晚期,又怀孕了,孩子拿不拿掉,对你来说都是致命的。”




两年前。

秋末夜深,湖泉路1号别墅。

慕家长孙新婚三天,整个别墅花园里没有一处红色,墙壁上也没有一个囍字,反倒在新婚后就像入了冬,整个园子都透着一股寒气。

三楼的套房卧室。

待沈薇面红耳赤,眼神迷离时,慕星野眼神突然一凌,修长的手指狠狠摁压在沈薇肚腹的伤口上,那五处刀伤还没有长成白色。

沈薇疼得瞬间清醒发抖,脸色惨白。刚刚那个跟她彻底到彼此拥有的男人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:“慕!星!野!”

慕星野看到沈薇脸上痛苦的表情,突然有了报复的爽感,墨眸里恨意如巨浪翻涌。

“你也知道痛了?我只是让你不要忘了,这五处刀伤是你把倩儿送进监狱的证据,也是你威胁逼迫我娶你的证据,既然这么想害人,就别怕痛!既然你把命豁出去也要夺了倩儿的幸福,那以后,谁也别想快活!”

沈慕两家人都知道,是沈薇紧紧握住沈倩儿的手捅了她自己,让刀柄上留下沈倩儿的指纹,致使沈倩儿含冤入狱。

这女人的心狠程度可想而知!

沈薇疼得全身紧绷,但凡想要说出一个字,呼吸便会颤得可怜。

她不知道沈倩儿用了什么办法让慕星野彻底忘了她,可如果恨也是一种深刻,她要把自己重新刻进他的骨髓,让他再也不能忘记她。

沈薇笑出来掩饰自己的痛苦:“谁说我不快活?天天跟沈倩儿喜欢的男人抱在一起,别提我有多快活。”

她心里却咬牙切齿地咒骂着:快活?哪个王八蛋说只有初次疼!

慕星野总能在任何时候都察觉到沈薇对沈倩儿的恨,那种恨大到无边,大到可以不惜自伤,伤及他人的方式来报复。

而自己最不幸的是,成了沈薇可以利用的一颗棋子。

慕星野心里惊涛骇浪,动作便凶狠如兽。

沈薇闭眼咬牙忍受,既然每个人都觉得她不是好女人,那她就当个彻头彻尾,让慕星野想起来就头痛的坏女人,让他就算做梦也摆脱不了的坏女人。

既然她已经从他眼睛里再也看不到对她的心疼,那就恨着吧。

沈薇偏执的爱着一个人,爱到发了疯,入了魔,她不甘心就此放弃,所以硬着头皮忍受着所有不公。

只因为她记得慕星野对她说过,“阿薇,我是最爱你的人。”

只是现在不爱而已,以后还可以重新爱上的。

慕星野将所有的恨都化做力量,狠狠施展在沈薇的身上,他对她的恨,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!

发泄完,慕星野离开房间去了二楼,留下一室冰冷和呼吸依旧不平的沈薇。

——

一个月后的星期三,天降小雪,沈薇调休,她化了精致的妆去监狱。

她将红色的真丝衬衣扎进黑色的高腰裤里,高跟鞋将腿线拉长,身材更显高挑,藏青色的大衣让她的气场加大,看起来攻气强势。

她站在玻璃隔断外,拿着电话听筒看着穿着囚服的沈倩儿,手里把玩着一根两条杠早孕的试纸,灵动的眼眸卷夹着笑意,就像有毒的蛇吐着信子。

沈倩儿看着那试纸,声音颤抖:“星野不会碰你的,他只会恶心你!”

沈薇耸耸肩,试纸装进包里,故意点着手机:“我录了我和他的羞羞视频,你要不要看?”

沈倩儿捂着头尖叫:“你滚!你滚!”

沈薇握着手机贴在玻璃面上,拿着听筒的手很紧:“沈倩儿,你告诉我你对星野做了什么?他不可能把我忘得那么干净,如果你告诉我,我可以把我的股份全部给你!”

沈倩儿眼神松动了一下,却马上摇头,不敢看着沈薇的眼睛:“你胡说,星野一直都是爱我的,我从小跟在他身后,他对我照顾有加!”

沈薇撬不开沈倩儿的嘴,眼中悲凉满溢,慢慢面无表情,半晌才勾了个轻佻的笑:“沈倩儿,不知道你坐牢感觉如何,我倒是觉得在外面生活真好,你都不知道天天和慕星野在一起有多好,他霸道又野蛮,每天都要折腾到好晚,坏死了。哎,不知道你关在监狱里看四面铁墙,羡慕不羡慕?”

沈倩儿在监狱车间工作的时候利用工具自杀了。




夜,风刮大雪。

三楼套房的客厅,暖气十足。

沈薇穿着吊带睡衣,盘腿坐在沙发上心不在焉的翻看新闻,时不时端起桌上的茶喝,提神等人。

凌晨三点,慕星野一身戾气冲向三楼,推开沈薇的门。

沈薇抬头,看见慕星野一脸疲惫还有双眸的猩红,像个没事人一样笑靥绽放:“回来了?”

“你为什么要去监狱刺激她?”

“她没死对不对?”沈薇无害地眨了眨眼睛。

慕星野拳头握紧,他的眼睛里染满了疲惫的血丝,声音也有干燥的沙哑:“你非要逼死她?那是你的亲妹妹!你的血里全是毒液吗?”

沈薇从沙发站起来,一步步向慕星野走过去,轻笑着:“她若是真的想死,你以为你还能见到她?”

慕星野忘不了今天看见沈倩儿奄奄一息又泪流满面的样子,而眼前这个容颜绝美的女人,除了对仇人的一切有兴趣,对谁都无所谓。

他扔掉沈薇手里的杂志,捏着她的下巴,咬牙切齿:“你若敢为了你母亲的复仇想要害死她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沈薇听到母亲,弯翘着的嘴角一点点垮下来,心中的恨激动翻涌起来难以自控,她伸手打开慕星野的手,目眦欲裂的大声喊道:“她不该死吗?她和她母亲不该受到惩罚吗?你见过我母亲死前的样子吗?我凭什么放过她们?凭什么!”

沈薇越是恨沈倩儿,在慕星野眼里看来,自己越是像极了一颗被她使用的工具。

男人的骄傲不容许自己的生活里出现这样的污点,他满眼阴狠道:“沈薇,以后不要出现在我面前,你贱得让我犯恶心,每次你来勾我,我事后都会在你的梳妆台抽屉里放钱,那就是你的劳动所得,以后去赚别的男人的钱!”

暖气蒸腾的房间里,就像四面开了窗,屋外的寒风裹雪撕咬着冲了进来。

“我那么爱你,努力学着怎么去讨好一个男人,你把我当女支女?”

这些日子她想尽办法忍着内心的羞耻感去学会如何讨好一个男人,因为有人说,爱是做出来的,她想要把内心珍贵的爱重新都给他。

可他眼里,她是个女支女。

沈薇舔了舔干燥的唇,笑不出来,站在原处,一动没动。

她没哭,流不出来眼泪。

曾经刚刚知道慕星野完全不记得她的时候,她已经哭过太多太多。

慕星野看到沈薇的溃败,松了口气,他永远不会让自己处了下风,沈薇是为了复仇,那么他也要向沈薇复仇!

仇人眼里的伤痛,就是他能获得的最大快乐。

“在我眼里,女支女都比你高贵,至少他们知道看客人的脸色,而你只会凭着不要脸横行。”

“砰!”门被摔响,房间里没了慕星野的气息。

沈薇病了,持续低烧,起不了床,她开始怀疑自己的坚持。

明明是两个人的信念,却只有她一个人在坚守,她纵使钢筋铁骨,也经不起慕星野烈火诛心。

慕星野不再回家,只能在娱乐版的头条看见他又和某个当红小花一起吃饭,一起去酒店。

沈薇生病期间看到这些新闻,起初会砸手机砸iPad,后来潮湿的眼睛飞出自嘲的笑,平静地关上屏幕。

她坦然接受慕星野给她的任何惩罚。

她清醒的时候从来不哭,只是在梦里梦见慕星野把肝割给她,梦见慕星野温柔的抚着她的头,跟她说爱她,说会永远在一起的时候,她会哭着醒过来。




AF大厦。

慕星野阔步走向总裁办公室,身边的Ada紧紧跟随,“总裁,外界传言太太在有私生子的事情,我认为不属实,这边有资料显示太太这几年一直收养不少小孩,而且经常花很多时间去照顾,也请了人专门照顾这些孩子,这些孩子大多都有血液疾病,她还专门成立了血液病基金。您知道,太太的母亲死于血癌,这可能是太太的一个心结。”

Ada将手里的资料递给慕星野。

慕星野没有伸手去接。

外界传言沈薇曾经消失一年是去生孩子了,也有她抱孩子的照片流出,这些东西传来传去,就跟真的一样了。

但纵使她名声再不好,她也不敢。

“她的事情不用跟我汇报。”

Ada识趣停止这个话题:“戚小姐的谈话节目邀请您去参加,只是最近的绯闻有点太过,是否避避风头?”

慕星野修长的手指掀开笔记本电脑,“参加。”

Ada记下。

——

夜,金座夜总会。

美人们水蛇腰扭动,俊男们都挨着水蛇热辣相贴,酒精洗刷着血液里清醒度,释放出来的荷尔蒙将暧昧的温度越搅越高。

包间角落的沙发转角里,沈薇的酒杯碰在顾步申的酒杯上,仰头一饮而尽。

顾步申不忍,手刚要落到沈薇的头顶,一个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:“歩申,我的头顶只能给慕星野摸,其他男人碰了我会翻脸的。”

顾步申收回手,把沈薇手里的酒瓶拿走,“薇薇,生日开心吗?“

沈薇扭脸对上顾步申的目光,她飞扬起轻松的笑意:“生日?以前我刚被崔玉容逼着出国的时候才13岁,慕星野还没有出国,他也给我寄了生日礼物,你知道他送我的礼物是什么吗?是钱。”

沈薇用力的吸吸鼻子,笑起来:“那时候大家都还是单纯的年纪,他说不知道买什么,让我自己去买,其实我知道,他是为了保护我的自尊心,他知道崔玉容不准沈世业给我钱,他怕我在国外无依无靠。后来他也跟家里说要出国念书,其实是为了照顾我,从那以后,我过生日他都没有送过钱。每年一颗钻石,年纪小的时候,是不值钱的碎钻,一年比一年的大,我收在盒子里,最穷的时候都没舍得拿去卖。可后来那些钻石……”

沈薇抑制不住的殇情汇聚成眼里的湖水。

“薇薇!”顾步申受不了沈薇一喝醉就开始回忆慕星野,他叹了声气:“他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了,离婚吧,太苦了。以前我们在F国那一年,那么苦,也没有见你像现在这样。”

没像现在这样眼睛就像看不见光一样晦暗。

“再熬两年就好,两年后可能我就不爱他了。”

沈薇抢了顾步申手里的酒瓶,继续给自己倒酒。

“两年后你还爱他,他依然不爱你怎么办?”

沈薇抬手扶着额头,低下头,脸上的难堪和伤痛便被掩盖了过去,“我应该不会去死吧?”

顾步申心里咯噔一跳:“沈薇!”

沈薇知道顾步申这是生气了,她把脸凑到顾步申的跟前,咧开嘴笑眯了眼,像是讨好地哄道:“好了好了,我说着玩的呢,别生气啊,我怎么可能想死?”

“滚开!”一道女声喝道。

包厢门被人推开,沈薇和顾步申抬头看过去,只见慕星野的妹妹慕轻晨大步朝着沈薇冲过来。

顾步申站起来,以为不是多大的事儿,只想训斥慕轻晨没有礼貌。

但慕轻晨拎起桌上的酒瓶朝着沈薇的头上就砸了过去。


微信篇幅有限,

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【阅读原文

↓↓↓↓↓

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